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

何苦留个烂指头

2019-05-27 来源:

过去有“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说法,比如:成绩是伟大的,缺点是不少的,前途是光明的”“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等等,成了套话、官话、“永远正确”的话。

把事物的主与次、本质与现象、全局与局部、主流与非主流、成绩与错误一股脑儿比为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其实不恰当,实际情况各种各样。

有时一个指头可有可无,有时一个指头的作用大于两个、三个、九个、十个指头,甚至不可估量。譬如弹钢琴就“一个萝卜一个坑”个顶个,少一个也不行。

主与次、本质与现象是不能用算术公式演算的。“一”对于“十”一般情况微不足道,居少数,有时却起举足轻重的作用。比如十个人中出了一个叛徒,那九个可能被一网打尽。百姓中有一句非常生动的形容,“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如果一个指头癌变不解决不截除,癌细胞就可能往全身扩散而不得不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一组队形中有一人错了位,整个队形就完蛋,就前功尽弃。

一个缺点往往会抹杀一连串的优点,一次失误往往会糟蹋全部成就。一张漂亮面孔因为有一块疤痕,美丽就可能完全消失。

还有,“一”在“十”里显不出什么,小小小不言。假若数字放大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亿倍可就不得了、了不得。千万不能仅看重九个指头而小看一个指头呵!

比如十个人中间按一比九的比例才有一个反对者不甚碍事,假设一亿人中按一比九比例,就有一千万的反对者,那个数字多么可怕呵,日子可就难熬了哦。

再如果十个人中有一个被错误的处理也算不得怎么了不起,如果一亿或者十亿人中按一比九比例,有一千万或一亿人受了冤屈,这冤屈聚合起来,可就要怨气冲天、直上云霄,冲得天老爷坐卧不宁,不停的打喷嚏、流眼泪啦。

十个人中有一个人被饿死了也不太感觉得到,假设是一亿、十亿人中按比例饿死一千万、一亿人,可就要震天撼地了。

一和九,十和九十,一百和九百,……一百万和九百万,一千万和九千万,一亿和九亿,从比例上看是一模一样的,都是一与九的关系,放大以后可就不是一回事了嘛。

数字越上升越不是一回事。如果是好事,数字越上升越能起到积极作用和建设性作用,如果是坏事,数字越上升越,危险性破坏性也越大,大大的超比例飙升。就像那俚语:“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好事也是如此,叫做“众人拾柴火焰高”。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个人做了坏事往往会抵消九个人的成绩,那九个人白白的辛苦了一场。假设不是一个、十个、一百个,而是千万个人干了坏事,其危险性就更可想而知,不可估量了。

所以不能小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坏人坏事也决不能粗心大意。应该看到九个指头的成绩,也决不忽视存在一个指头的问题。

如果发现了一个指头有癌细胞,就得赶紧采取措施,或者干净彻底的切除,九个就九个,无需勉强凑成十全十美嘛:

清清爽爽的一双手,何必留下个烂指头;

癌细胞如果扩散了,岂不是阎王要招手。

做成了九分的成绩,千万不要洋洋得意;

麻痹大意最是害人,害得你噬脐也莫及。

还有“三七分”的说法,比“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更是麻烦,辛辛苦苦干出来七分成绩,随之跟来了三分错误,这七分成绩岂不都被抹杀了。建成了七座水库的同时失败了三座水库,这成绩何从而来哦。

又有计划与结果的区别。办事的结果有些缺点,为鼓励士气,为不气馁,为了宽心,可以姑且自己给自己鼓劲:成绩大缺点小嘛,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嘛!然而作计划和具体行的时千万不能抱着“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想法。小看了“一”,觉得有了“九”的成绩剩下的一不算什么了,便难免产生麻痹大意,因为满足了“九”而失去了“一”,常常是:亡羊难补牢,噬脐已莫及。

作为鼓舞士气九与一之说有好处,可以帮助坚定信念,不至于有了一些缺点而失去信念。然而同时又要重视每一个指头,不让那一个成为危害九个指头的祸根。

1958的人民公社和大炼钢铁出了问题后曾宣传说:“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的说法就害了自己,也是九与一之说的危害。

有一阵子刘少奇出来纠正说:“要把成绩讲够,缺点讲透”,结果成了被批判的“得不偿失”论。毛泽东就不同意,给大家打气说:“神州不会沉下去,天也不会塌下来”。

是呀,神州当然没有沉下去,天当然没有塌下来,可是后果多么严重多么残酷呀,没能及时纠偏,造成了多大的恶果呵。

农民不懂“指头”理论,不明白本质、现象、全局、局部等哲学概念,他们爱掰着指头算,只管今年收了几成,损了几成,收成够不够交公粮,交过公粮够不够吃饱肚子。

肚子就更不懂“指头”理论,更不讲辩证法,吃不饱它就会叽里咕噜,甚至会饿死。

和肚子讲“成绩伟大,缺点不少,前途光明”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后来不得不纠正,不得不不再单位“炼钢”和公社食堂了。

农民的硬道理就是粮食收少了就要饿肚皮,饿肚皮则不分本质、现象、主流、非主流的。

其实那个年代的“辩证法”,常常不是唯物主义的,不是从调查实际情况,而从激情、愿望、臆想、估摸得来,在“毛估估”中判断哪是现象、哪是本质,哪是整体、哪是局部,哪是一个指头、哪是九个指头的。

农民也不懂“成绩伟大,缺点不少,前途光明”,自己的亲人饿死了,他们决不会想,总路线是光辉伟大的,决不会想,总路线是大事,家里人死了是小事。决不可能个个农民都站上天安门,在上面“看到全世界”,决不可能所有的人只看“九个指头”而不管理“一个指头”。

还有一种“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则是另一种概念,指亲疏关系,所谓的“阶级亲”。十指连心呵,个个指头都是自己的肉,何苦分亲疏哦。

事事时时处处愁,为了几个手指头;

个个全是身上肉,哪个都是不能丢。

十个指头连着心,何苦分成疏与亲;

除非哪个得绝症,才需狠心不留情。

那个年代九与一甚至成了公式,文人写文章也爱千方百计的体现“九与一”的关系,先罗列九条成绩,然后敷衍一条缺点,成了如同曾经被批评挖苦过的“新八股”“党八股”。

听个笑话吧。一文化不高的村干部作报告时说:“不要总看自己的那一个指头,还要看看毛主席的九个指头!”

多数人根本没听,不管上面讲什么,也许正在估摸自己的“小九九”。其中一人正掐指头算数忽然听见这句话,以为是批评他掰自己的指头,于是赶紧把手插进了口袋里。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合肥白癜风专科医院内蒙古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好石家庄最好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剖腹产手术后护理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