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

张辽曾率800人胜东吴10万大军孙权死里逃生

2019-06-30 来源:

过了两年,曹操西征汉中的张鲁。孙权一看机会来了,趁着曹军东边空虚,决定扩大战果。此时,东吴和曹操的北方边界线已推进到合肥一线,合肥是军事重镇。如能攻下,则吴军北进的门户大开。孙权想起这几年的节节胜利,信心满满。旌旗招展,战鼓阵阵,孙权亲自率领10万人进攻合肥。但事实证明,术有专攻,人有专长,吴军水上是条龙,地上却是条虫。张辽脱胎换骨,神勇超过“大战长坂坡”的赵子龙。而孙权一路狂逃,重演了“刘备骑马过檀溪”的惊险故事。

张辽如入无人之境

曹操进攻汉中以前,命张辽、李典、乐进等将率领7000多人镇守合肥,并料到孙权可能会动手,给张辽留下了锦囊妙计。那就是张辽、李典出城攻击孙权,乐进守城。因为张辽、李典勇猛,是进攻型选手;乐进持重,是防守型选手。

乐进听说孙权有10万人时,脸色苍白,认为出战很难取胜。张辽拍案而起说:只有趁吴军立足未稳,主动出击,才能挫败他们的锐气。

乐进犹豫不决。张辽大怒:“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李典和张辽私交并不好,被他破釜沉舟的精神震撼,当即表示全力支持。张辽连夜组织一支800人敢死队。第二天一早,向孙权发动猛攻。面对着孙权的千军万马,张辽不知道吃了什么强力药,一改两年前的绵软状态,变得无比威猛。左右驰骋,几乎如入无人之境,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手斩东吴两名大将,一直冲至孙权旗帜下。

孙权再也不是水上的“淡定哥”了,手足失措,连连退到附近高坡上。这次轮到张辽显摆了,大声喊要孙权出战,孙权吓得不敢吭气。这个时候,东吴军队越围越多,但是张辽如同神助,不仅自己进去出来,反复冲杀,还把被围的将士一个个救出来了。最后从容地像濡须口的孙权一样,绕了一圈安全撤回到合肥城内。

孙权撤退途中死里逃生

孙权的自信心受到极大打击,军队士气低落。曹方如同有了足球的精神领袖梅西一样,才知道东吴军不过如此啊,个个变得如狼似虎。孙权把合肥围了10多天后,知道破城无望。像几年前的曹操一样长叹口气,也没有收到张辽的嘲笑信,就自觉地撤退了。更搞笑的是,人数完全占劣势的张辽还不放过他。

孙权的军队退到合肥东面的逍遥津(淝水上游的津渡)时,大部队已经撤到逍遥津南岸,只有孙权和少数将领在北岸巡视。张辽听到消息后,敏锐地觉察到机会千载难逢,立即率领骑兵奔袭。毫无防备的孙权军大乱,甘宁、吕蒙拼死断后,凌统护送孙权冲出包围。在这生死关头,大家突然发现逍遥津上的木板已被曹军破坏。无边的恐惧笼罩着孙权,以为末日就要来临。

千钧一发之际,侍从谷利站了出来,他让孙权抱紧马鞍,然后让马放松。突然对着马背就是一鞭,马大惊,腾空而起,跃过了河水。如同当年刘备为逃避追杀,骑着“的卢”马跃过檀溪一样。惊魂未定的孙权终于遇到接应的部队,才转危为安。凌统还在和曹军奋战,身边士兵全部死光,凌统身受重伤,逃回后放声痛哭。孙权亲自为他擦泪,安慰说:公绩(凌统字),他们已经死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只要有你在,我们还用担心没有人吗?

凌统受伤很重,幸好得到良药,才得以不死。孙权这次进攻合肥,损兵折将,无功而返,是一生中无比惨痛的记忆。

张辽也是抱憾终身

对于张辽来说,也是遗憾终身。追击中他已和孙权近在咫尺,但张辽不认识他,没有十分在意。事后,张辽问东吴降将:那个紫髯将军是谁?当得知是孙权时,张辽捶胸顿足,仰天长叹。

还有一个令人恶心的尾声,孙权的爱将陈武这次战死,孙权伤痛之余厚葬了他。但极为残忍的是,还让他最宠的爱妾殉葬。后世有人评论这件事,认为孙权有这样暴戾的行为,他的国家怎么能够长久呢?

免责声

男宠董贤夫妻两竟然一同侍奉汉哀帝刘欣

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5月9日,俄罗斯将举行庆祝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式,虽然仪式的排场不小,规模超过二战胜利60周年时的阅兵式,但美英等西方国家却显得很不给“面子”,大多拒绝参加。也许在俄罗斯人看来,在这样一个德国投降、欧洲战场的战争结束的标志性日子,美英等国如此冷落昔日盟友,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对于美英等西方国家来说,所谓“二战欧洲战场胜利纪念日”与俄罗斯人认定的并非同一天。而这一切,都源于二战结束时纳粹德国所进行的两次无条件投降。东西方对于二战的不同认识,其实早在这场战争结束时就已经种下了种子。

把头功“让给”苏联

一切应该从1945年年初说起,当德国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搏“阿登森林反击战”在1944年的冬天破产后,所有人都不难看出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已经行将崩溃,剩下的最大悬念变为了东线的苏军与西线的盟军谁会攻克柏林,抢下欧洲战场的头功。在这项“竞赛”中,盟军本来有与苏军一较长短的可能。

当时,艾森豪威尔带领英美盟军成功抵达了西距柏林城几十公里的易北河沿岸,而朱可夫带领的百万苏联红军也快速推动到了东距柏林城仅几十公里的尼斯河一线,两军已经形成了对纳粹德国首都两面夹击之势,双方一度几乎等距。凭借着美英等国的武器装备(尤其是空军)优势,是可以尝试赶在苏联之前攻克柏林的。事实上,当时的英军统帅蒙哥马利也有此打算,其所率的第二十一集团军在1945年的3月对柏林展开了攻击阵型,一副要抢先摘桃子的架势。但就在此时,蒙哥马利收到了一份令他目瞪口呆的电报,该电报是由盟军欧洲战区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发出的,电文称盟军的作战计划已经变动,主攻方向由原来的柏林改为东南方向的慕尼黑和莱比锡。至于英国人念兹在兹的“攻克柏林”,艾森豪威尔在信中洒脱地说:就“让给”苏联人去完成吧。

艾森豪威尔这封电报,是当年爆炸性的事件。不仅蒙哥马利大为光火,英美两国的领导人也纷纷表示“看不懂”。美国总统杜鲁门在获知该消息后评价他“毫无政治头脑”,而英国首相丘吉尔则直言不讳地指责说:“俄国人(丘吉尔对苏联私下里的一贯称呼)一旦进入柏林的时候,就将产生极其严重的政治后果,这一切都将使世界产生‘天下是俄国人打下来’的错觉。”

作为纳粹德国政治的心脏,攻占柏林在政治上无疑具备相当重要的意义。艾森豪威尔为什么要将这项荣誉拱手让人呢?其实,作为后来问鼎美国总统的“军中政治家”,艾森豪威尔不但并非政治白痴,反而比他的同僚们看得都远。这位盟军最高统帅的决定主要是顾虑了攻克柏林所需付出的人员伤亡代价。困兽犹斗的纳粹德国此时已经将柏林打造成一座布满碉堡铁丝网的“钢铁堡垒”,艾森豪威尔认为攻克柏林至少将让盟军损失10万士兵。在他看来,在战事已成定局的当下,再如此浪费士兵的生命去争取虚幻的荣誉是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这对自己的政治前途没有帮助。更何况,他意识到战后东西方阵营对德国占领区的划分肯定要以把德国从南到北一分为二的易北河为界。如此一来,即便盟军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柏林城,将来战后也必然要交还苏联,既然如此

宋朝官员搞笑绰号北宋宰相竟被称浪子

何必为他人做嫁衣呢?

艾森豪威尔“出让”柏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军此时已经开始与纳粹德国就投降问题讨价还价,预判到了德军在穷途陌路时一定会率先向美国人无条件投降的可能性。如此一来,对德的投降仪式依然将由西方主导,苏联辛苦打下的柏林,将是一座没有政治意义的空城。

后来事情的发展验证了艾森豪威尔的预判,当年4月16日,苏军发起对柏林的总攻,29日,希特勒在绝望中自杀。5月3日,苏军在付出30万人伤亡的代价后完成了对柏林的占领。然而,打下柏林的苏联人却没等来德国的投降代表。不仅如此,他们之后还愤怒地获知,德国正式的投降代表已经在前往美英占区的路上了。

美英“阴招”坑苏联

原来,希特勒在自杀前,任命了德国海军元帅邓尼茨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作为二战中德军潜艇战的名将,机智的邓尼茨在“即位”后显然头疼于怎么收拾德国的烂摊子。可能是因为苏德战争过于惨烈,苏联红军在占领德国东部后实行了十分恐怖的报复。鉴于这一局势,如果德国先向苏联投降,在东线作战的几百万德军都由苏联受降,这些投降者恐怕很难活着回到德国。为了避免战后的德国再丧失本已所剩不多的青壮年,邓尼茨决心尝试同盟军单独媾和,尽快在西线实现停火。

就在柏林被攻克的5月3日,邓尼茨的专使——新任海军总司令弗里德堡已经到达盟军第二十一集团军驻地。第二天,弗里德堡就与蒙哥马利签署了西线局部投降书。投降书签署后,弗

风水大师袁天罡点穴竟无人能窥探其奥秘

里德堡马不停蹄地赶往盟军总司令部所在地法国兰斯,想探一探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对于与其单独媾和的口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艾森豪威尔以弗里德堡级别太低为由拒绝与其会谈,邓尼茨不得不改派名将约德尔前往兰斯,全权代表德方商谈投降事宜。会谈就这样被拖到了5月6日才开始。

面对德国人主动“上门投降”,艾森豪威尔之所以先摆了个架子,真正原因是还没

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狄仁杰为何本事如此大

做好演这出戏的准备。考虑到苏联强大的力量和在二战中所做出的无法否定的贡献,美英想与德国单独媾和显然是不现实的,但白白放过德国主动投降的机会,又无法弥补将柏林让给苏联人的遗憾。思考再三后,艾森豪威尔耍了个手腕,他特意找到苏军在兰斯的联络官、名不见经传的苏斯洛巴罗夫少将,建议由他代表苏联签署“兰斯投降书”。艾森豪威尔显然知道,作为二战欧洲战场的总投降仪式,一个身为联络官的少将显然是不够格的,但这样的安排恰好能够起到压低苏联为战争胜利所做贡献的作用。

面对艾森豪威尔突如其来的邀请,苏斯洛巴罗夫少将赶忙向莫斯科做了汇报,但莫斯科却没能及时给予回复,后来历史学家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苏斯洛巴罗夫根本没有权力直接同克里姆林宫联系,他的请示转了好几道手才到达斯大林的办公桌上,所以延误了不少时间。

可怜的苏斯洛巴罗夫少将此时陷入两难之中,在没有得到斯大林具体指示的情况下,他贸然签署这份协定固然不妥,但如果选择拒绝,苏联就要冒纳粹德国单独同西方盟国媾和的风险,这对苏联战后获取战胜国利益将是巨大的损害。权衡再三之后,苏斯洛巴罗夫少将不得不硬着头皮参与了谈判,并代表苏联在投降书上签了字。据苏斯洛巴罗夫后来回忆:“我虽然签了字,但附加了一个说明,那就是如果任何一个盟国请求,新的投降仪式还可以在别的地方举行。”不过,在当时,他这句话显然没受到什么重视。

1945年5月7日,德国政府代表约德尔上将在驻法国兰斯的盟军最高司令部同美国、英国、苏联三国代表签署德国无条件投降书。5月7日当天,投降仪式现场呈现的是非常奇葩的一幕——美、英、德等国出席投降仪式的都是战场名宿,唯独苏联代表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将,坐在一堆名将中显得气场十分不足。这个细节给了西方媒体极大的解读空间,纷纷质疑苏联在二战中的作用,认为盟军才是击败纳粹德国的主力,东线只是牵制德军兵力的次要战场。苏联在这场投降仪式中,把攻克柏林的风光劲儿又输了回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