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覆云乱煜第二十三章花瓶儿

2020-01-19 来源:

覆云乱煜 第二十三章 花瓶儿

萧煜就这么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既没有逍遥神仙的惊天大战,也没有九死一生的舍身一搏。

以至于当林银屏看到萧煜就这么在太阳下山以前回来的时候,有些发愣,竟然这么快?

现在林银屏连同几位台吉一同落脚在科尔科部,以萧煜的脚程,来回也不过是两个时辰的功夫,返回科尔科部后,萧煜没有在大帐看到林银屏,与黄汉吉和申东赞几人打过招呼后,就走向大帐后的一座稍小的帐篷,没什么人不开眼的阻挠,他就这般轻而易举的走进了一位公主殿下的闺房。

走进帐篷后,迎面是一扇银质屏风,绕过屏风有一名白衣女子独坐桌前,望着桌上的烛台愣愣出神。听到脚步声,女子回过头来,愣了一下后,淡笑说道:“回来了。”

萧煜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林银屏站起身,笑问道:“那个老女人叫你去做什么?”

萧煜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撂了两句狠话,怪无趣的。”

一男一女站在一起,跳跃的烛光乱了两道身影,似乎要融合到一起似的,两人均是默然不语,不知过了多久,萧煜突然说道:“明天我走。”

林银屏微微颤了一下,咬住嘴唇,但还是点了点头。

至于萧煜要去哪儿,林银屏没问,萧煜也没说。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林银屏重新坐下,继续看着烛火发愣。

萧煜稍稍有些手足无措,似乎觉得这样有些浪费两人之间难得的温存时光,有些失望,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萧煜沉默了一会儿后,坐到林银屏对面的位置,两人之间隔了一盏烛台,烛光将两人的面庞均是藏到了阴影中,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罕见的柔声问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林银屏面无表情,微微撇过脸去,不看萧煜。

萧煜苦笑一声:“我也是身不由己……”

不过未等萧煜说完,林银屏已经是转过头来,双手扶着微凉的桌面,直视着萧煜平静道:“你想说呆在这里乖乖等你?你是拿我做一个花瓶,是不是?”

“一个可以帮你坐上草原王王位的名贵花瓶?”

萧煜猛地一窒,哑口无言。

林银屏继续自顾说道:“我知道说这些话有些伤人了,但是我发现你变了,不再是我刚认识的那个萧煜了。”

萧煜低着头,轻声道:“我没变,这就是我。”

林银屏扶着桌面的双手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语气迟缓起来,“你是说……以前的你都是骗我的?或者说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一切都是假的?”

说到这儿,林银屏的声音中已经带了淡淡的哭腔。

“那么我问你,你想要娶的是草原公主,还是林银屏?”

萧煜猛地站起,似乎怒气勃发,林银屏丝毫没有退让,抬起头死死盯着萧煜,萧煜在袖下的拳头紧紧握起,但他终究没有任何动作,既没有大声反驳,也没有拂袖而去。

因为即便隔着一层烛光,他也能看清林银屏已经通红的眼圈。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在父亲羽翼下安稳生活了二十年的女孩子而已。

想起他曾经说的话,还有在牧白死时的承诺,萧煜所有的怒气都散去了。

他微微叹息一声,“没有的事情,你不要乱想。”

林银屏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方才的勇气,软软的坐回去,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没有乱想,谁都知道你要做草原王……”

萧煜再次沉默,这样的说法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而且他从心底来说并不抗拒。

说起来,萧煜和林银屏真的是聚少离多,每次匆匆相聚,然后匆匆离别,半年的时间里在一起的时间似乎还没有半月。

林银屏也不知是在心底积压了多久的话,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说完以后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冷冷的桌面上。

萧煜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站在帐外仰望星空,默不作声。

林银屏趴在自己的臂弯里,肩膀微微耸动着,轻轻的抽泣声在只有一人的帐篷中格外刺耳。

……

待到清晨,林银屏醒来时发现在自己不知何时被人抱到了软塌上,桌上烛台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烛泪。帐篷里还是她独自一人。

林银屏气恼的一挥手,把桌上的烛台打落在地,然后用锦被蒙住脑袋翻了个身。

……

漫漫草原上,一骑朝西北方向缓缓前行,骑在马上的是个身着黑色锦袍的年轻公子,腰间佩着一把长剑,倒是有些像修行宗门里出来的弟子。

草原上的形势就目前而言,东南靠近中都的一半,是在四部掌控之下,而王妃的一半草原则是靠近西北摩轮寺,只是如今草原南北两分,大战在即,两者边境巡逻的游骑也骤然增多起来,遇到

可疑人士,可就地斩杀。

几位跟随王庭的台吉,就屯兵在这边境不远处,只是他们大多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不肯去做炮灰,对于王庭的调令也是推三阻四的,反而周围的一些个小部落被这帮敲骨吸髓的贵人们折腾的不轻,每天都有四五波打着征集军粮旗号的骑兵如蝗虫过境一般,从这些小部落身上抢牛羊,抢粮食。这些小部落的牧民也是有苦难言,只能苦水往肚子里咽。

萧煜就是要穿过边境,穿过这片西北草原,去往那漠北草原和漠南草原交界处的大雪山。

在大雪山上有一座摩轮寺。

巍巍摩轮寺,若说其中没有一位神仙坐镇,萧煜是不信的,不过他估摸着这功夫,道宗的两位大神仙怕是也已经前往摩轮寺,说不定还能见到一场神仙对神仙的大战。

不入俗世的逍遥神仙啊,不知比起天人之战如何?

上次在中都见到了秋叶和徐林的天人之战,秋叶曾借用一山之雪给中都下了一场大雪,再厉害,也是借来的,不知道号称可以御使天地元气的逍遥境界又是何等的威势啊。

忽然萧煜想起了很多往事,比如在小院里习剑时曾经仰慕的剑仙,小时候总以为剑仙无所不能,千里之外斩人头,御剑九天之上,感觉练成了剑仙就可以大仇得报,如今萧煜当然不会这么想,当今世上,可能也就上官仙尘才能符合萧煜心目中剑仙的形象。

那可是能斩杀逍遥神仙的人物啊,可望不可即。

北京海淀妇幼保健院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
广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济宁男科治疗费用
佛山治疗龟头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