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

锦绣田园

2019-06-18 来源:

锦绣田园 一百二十三章定边候夫人一连好几天,都来林府门前求见,起韧性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高傲高贵,端庄优雅与纠缠不清融合为一体的。姚子清不得不再一次感叹,人真是种复杂的生物,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只是,定边候夫人的拜访,林辰、林睿、林煜到没什么,林冽虽然觉得烦,可是看在那女人与林睿、林瑾的关系上,也可以忍受与无视,但是林瑾就有些受不了了。姚子清突来兴致,做了火锅,一家人正围坐在炕桌前吃火锅。听到定边候夫人又来了,林瑾忍不住将手里的筷子都要折断了,气恼之极的道:“她当年为了自己,都已经和我们父子断绝了关系,如今父亲死了,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熬出头了,她又找上门来,纠缠不清,是来做什么?”来禀报的丫鬟有些战战兢兢的道:“这次,定边候夫人是和定边候一起来的。”林瑾气的就要甩筷子,却被林辰、姚子清和林睿三双眼睛看过来,给噤住了。姚子清看了一眼林瑾刚刚结了疤,还没有愈合的手背一眼,想起他那天近乎自残的发泄,感到很生气,强压住怒气,悠悠的道:“你这是何苦?真要还记着她的情,不愿意与她一刀两断,想与她相认,就与她相认好了。想必她现在也是求之不得的。若是嫉恨她,不愿意认她,那就干干脆脆的把她当陌生人好了。不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是你的仇人。何必因为她而生气?”林瑾看出了姚子清的鄙视,心里苦笑了一声,说的容易,对于那个女人,他哪能那么干脆的去相认或者完全当陌生人?何况他是想要与她当陌生人的,那女人却总是来纠缠不清,就算是陌生人,也会觉得烦吧?林睿看了姚子清一眼,确实赞同姚子清的话,想要认那女人,他可以用尽各种办法与心机,去努力相认。不想认就干干脆脆,没必要因为那女人而影响自己的生活去情绪。他做出那个决定时,心里也是很痛的。但既然做出决定了,他便不后悔纠结。林辰也劝道:“林瑾,子清说的对。你这人总是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折磨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放开手脚去争取,不愿意争取就要放得下。”林瑾冲林辰笑了笑,忽然想到,难怪大哥和子清的关系那么融洽,两个人那么亲密,他们在很多方面确实很想。他们在本质上属于同一类人。他自己也承认,自己不如他们洒脱恣意,干脆利落,拿得起,放得下。姚子清叹了口气,林瑾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感性,太钻牛角尖,偏偏在感情上又优柔寡断,太脆弱,经不起刺激,很容易因为感情而影响情绪。“你如果真的放不下她,那就放下对她的所有怨恨,与她重归于好吧!”姚子清又道。林瑾忽然问:“子清,你爱我吗?如果有一天,我遇到和父亲一样的事情,你会像她一样,离我而去吗?”姚子清黑线,林瑾怎么总是这样?感情又不是面包,少了就会饿得慌!不过,姚子清还是很郑重认真的道:“说生死相随,你死了我就不活了,太夸张不真实了。我也未必做得到。不过,有一天你真要被人欺负陷害逼迫了,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明哲保身的!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那些欺负陷害逼迫你的人尝试到十倍,百倍的欺负逼迫与陷害!”说到这里,姚子清的身上即使是杀气四溢了,坐在她旁边的林冽只觉得遍体生寒,胆大如他都不禁有些害怕胆怯起来,心里道:他这个媳妇真不好惹啊!林瑾脸上绽开了幸福满足的笑容,又看了看林辰、林睿、林冽和林煜,道:“那好吧!我就放下她!有你,有大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他本来想把林睿、林冽和林煜都说一遍的,又觉得太过肉麻,“只要我们一家能永远在一起,都能平平安安,和和美美的,我就没有任何觉得忧愁痛苦之事了!”“呃……就是!只要我们一家人好好的就好!”姚子清对于林瑾这感性十足的话,实在是有些……不过为了让林瑾高兴,还是跟着附和了一句。心里却道:说得好,谁知道用不了多久,你哪天又会感到受伤受刺激,悲伤痛苦起来。林辰、林睿、林冽、林煜虽然也觉得林瑾太过感性肉麻了点,但心里还是有些触动的,也跟着林瑾发了一番誓言,表明了一番心迹,承诺会永远做最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永不背叛。关于林睿那个同父义母妹妹的事情,林辰也早就处理了。那个李将军说起来也是个怪胎,都十九岁的人了,那一天偶遇那个小女孩,居然一见钟情,喜欢上了。他也没有真的禽兽到想要立马把那小女孩怎样,只是想要按照他家乡的一些习俗,把那小女孩娶回家,当童养媳先养着。这样就能经常看见她,也不用担心将来发生什么意外,小女孩被别人抢了去。经过林辰一番交涉,他也觉得他的做法不怎么好,又得知那女孩和林辰的关系,便承诺会规规矩矩的去定边候家里求亲,先定下亲事,等六年后那小女孩及笄了,再求娶成亲。定边候两口子也答应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眼看着大明王进京都胡闹了一番之后,还是稳定住了局势,位子越做越稳,他们作为前朝的皇亲国戚,没有被惨遭杀害,就已经是林辰暗中护持了。若是能和如今的皇帝的宠臣联姻,对他们和女儿都大有好处。虽然定边候夫人很瞧不上平民出身,一身土气的李云辉,但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在这特殊的时期,定边候夫人所喜欢的世家公子真不如李云辉这样的土豹子,暴发户实用。如今,她上门纠缠,纯粹是想要和林家兄弟相认。可是,她也不想想,如果她是在一般时候与战王和离也就罢了,却在那个关键的时候,连儿子的死活都不管了,只顾着摘清自己,好重新开始,奔向新的幸福,以林睿的记仇,林瑾的偏执,林煜的淡漠,怎么还会原谅她?纠缠了几天,她只得放弃,不再来了。而大明王也在这一天正式称帝,隆重的仪式举行了一整天,林辰、林冽都有参加,林瑾也去观礼了。不过,姚子清的肚子都快要十一个月了,实在是懒得动弹,林睿和林煜更是对那些与他们没有多大干系的事情不敢兴趣,留在家里陪姚子清。大明皇又一次驳回了林辰卸甲归田的奏请,很无赖而又强势霸道的直接就封林辰为东平侯,让林辰领兵十万东征去了。林冽也被大明王封做了忠勇侯,担任林辰部下的武将东征去了。经过一个多月的熟悉,大明皇已经习惯了一国之君的角色,但身上无耻无赖的流氓特质并没有完全泯灭,反而被他融合进了帝王之术里,比那些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帝王更难对付。他如今可是正喜欢林辰、林冽呢!也无比喜欢林家兄弟的媳妇姚子清(的医术),怎么能放他们走?何况,他如今虽然占领了京都,但四海尚未平定,正是用人之际。对于林家兄弟的才能,他现在是越来越欣赏认同了。不要说林辰,就是那看着有些憨直蠢笨,经常犯傻的林冽,在战场上却有着许多看似精明聪慧的将领都没有的机智。有时候随便一个决定,看似一时冲动,却能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配合他悍勇凶残,胆大包天的武力值,简直就是个天生的战将!且有些邪气恶劣的大明皇,看着林辰明明才智谋略武力值都不属于他部下任何一个武将,潜力更是无人能及,却偏偏不喜欢出风头,不怎么愿意像其他武将一样替他卖力,也不怎么争功争宠争前途,心里的就觉得不舒服,就想要逼迫林辰出风头。林辰对于这样的大明皇真是很无能为力,只得又一次屈服。一个月后,怀胎十二个月,整整一年的姚子清终于要生了。此时,她的肚子已经大的很吓人了。林睿、林瑾和林煜都担忧害怕不已,说她这是怀的时间太长了,肚子才会这么大。甚至还担心孩子太大,生不出来。姚子清虽然被林睿、林瑾、林煜那担心害怕,甚至还偷偷抹眼泪,似乎她要九死一生一样的心态弄得有些烦。心里却有些感动,很享受这被人关心重视的感觉。大明皇和皇后,也对姚子清这胎很关注。怎么说姚子清都是大明皇的救命恩人,还是挺着六个多月,将近七个月的大肚子,不远千里,冒着危险而来的给他救命的。救命期间也是连着十来天近乎不眠不休,后来的十来天也很幸苦。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觉得感动。何况大明皇这人某些时候还很感性,很意气用事的。早在一个月前,大明皇就亲自让人给姚子清找了十几个接生婆之流。经过林睿、林瑾、;林煜和姚子清四个人的筛选,留下了六个。按照姚子清的意思,接生婆最多留四个就够用了,可林睿和林瑾最近很多观点都一样,非要多留几个。最后留下了七个,但其中的一个林煜不喜欢,被打发掉了。六个接生婆挤在一个屋子里,再加上外屋伺候的丫鬟仆妇,就算姚子清现在住的房间很大,也让人觉得有些挤。姚子清便将四个接生婆打发到了外面,说是需要她们了再喊她们进来。对于姚子清这么大的肚子,几个接生婆也胆战心惊,害怕不已。不光害怕姚子清出意外,害怕姚子清出意外,林家兄弟和皇帝会怪罪她们。看姚子清这种时候还这么冷静,比她们几个调度有方的样子,惊讶之余,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阵痛了一个下午之后,一直到吃过晚饭之后,姚子清才开始正式生了。孩子的个头确实有点大了,加上体质的原因,又是头胎,这次的生产有些艰难,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才生了下来,而且正如姚子清判断的那样,是一对双胞胎男孩。屋子里收拾干净以后,林睿、林瑾和林煜走了进来,脸色都有些惨白,显然之前吓得不轻。曾经很期待孩子降生三个人,竟然顾不上看孩子,都凑到姚子清身边。林瑾一把紧紧地握住姚子清的手,由于用力,让姚子清都感觉到了痛。“子清,”林睿以从未有过的温柔嗓音,道:“生孩很疼得,许多女人都会疼得又哭又喊,你怎么没有声音啊?吓死人了!”姚子清看林睿难得吓成这样,毫不掩饰的露出脆弱的一面,虚弱的笑了笑,没有说话。生孩子是很痛,但是比起她曾经承受过的那些痛,却不算什么。她只是觉得很虚弱,很难受。这一次好像有点伤了她的元气,要好好补补才行。林煜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姚子清的头发,激动的不知道想做什么。隐隐的想要学以前的林瑾、林冽、和姚子清蹭蹭抱抱。过了好久,姚子清疲惫的睡着了,三个人才去看躺在姚子清另一边的两个孩子。刚出生的孩子据说都皱皱巴巴的,但这两个孩子还算白净,软软的,林睿都有些不敢抱,看林瑾和林煜抱,才羡慕的尝试着抱了一会儿。心里还想着,现在孩子还小,抱抱也没什么,等过段时间他们长大了,就要对他们严厉些才行,可不能惯坏了!这一夜,三个人都没有回去,就守在姚子清的床边,有种想要永远守着她,看着她,再也不和她分别的心理。姚子清这一胎,从怀上就让他们担心不已,可都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可是自从过了十个月,他们的担心一天比一天加重,压力一天比一天大。而这次耗时了七个多时辰的盛产,更是让他们有种要失去她的担心。在那一刻,就是最不喜欢表露感情的林睿,都感受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感受到了十年前,父亲忽然遭难,母亲离他而去之时,那种彷徨无助,惶恐不安,好像连方向都分辨不轻,心里轻飘飘,空荡荡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林睿发现,他已经和林瑾一样,把姚子清当成了最重要,最不能失去的存在。对于失去,他几乎不敢想像。他表面上比林瑾坚强,冷漠,绝情狠辣,可他毕竟和林瑾是双胞胎,其实内心深处和林瑾几乎是一样脆弱,一样渴望爱,渴望温暖,害怕失去的。接下来的几天,林煜更黏着姚子清了,几乎寸步不离,什么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亲自伺候照顾姚子清。林瑾和林睿也格外黏着她。林睿的毒舌与刻薄,好像完全消失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傲娇别扭。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姚子清的嬉皮笑脸,玩世不恭,不懂风情,林睿的傲娇与毒舌属性便再次冒头了,林瑾的矫情与脆弱,啰嗦等特质也出来了。林煜也对于总是破坏气氛,一点都没有女儿家的娇柔的姚子清无奈不已。渐渐的,家里的气氛虽然不再那么肉麻,却轻松欢快了许多。姚子清不是感情生物,虽然很喜欢享受林睿他们无微不至,谨小慎微的关爱与呵护,但却不愿意看他们太过沉溺与感情,而失去自己的生命活力与性格特质,人生价值。她觉得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都该有独立的人格。林睿他们其实也知道姚子清的真实意图与想法,心里都和感动与感触,只是表面上不愿意流露而已。除了招呼姚子清,林煜还特别喜欢两个孩子,除了喂奶,有关孩子的其他事情都抢着做。晚上还和姚子清睡在一起,孩子一哭就会惊醒。不过,姚子清三人都怕他累着,让他照顾了两夜,就把他赶走了。然后,林瑾便赖着留了下来,每晚照顾孩子。林睿一边骂林瑾、姚子清,有奶妈不让奶妈去喂奶照顾孩子,非要自作自贱自己找事做,一面也经常和林瑾抢着留下来照顾孩子。他们毕竟早就不是真正的世家公子了,也不想再当什么大老爷,渔阳村的是你啊,大青山的野人生活,以及林家村的生活,已经深深的在他们骨髓里融入了普通的,最底层百姓的质朴与温情。有些事情下人虽然能做,但什么事情都下人做了,他们只需要闲吃闲喝的被人供着,人生似乎会无趣许多。用林辰回答大明皇的一句话来说,他们就是没出息,没志气,就是天生的布衣百姓。在姚子清生下孩子的第八天,林辰凯旋而归了。东北方向彻底平定,归入了大明皇的掌控。因为东北边的两股势力居然勾结了西罗国对付他,他还和西罗国打了好几仗,而且无一败绩,将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的西罗国再次打的胆寒起来。大明皇高兴之下,封林辰为陈国公,赏金万两,裳良田五千亩,新府邸一座,绫罗绸缎,以及其他珍宝若干。林冽等其他将领也根据军功各有封赏。林冽被封接替了林辰的东平侯,赏黄金三百两,良田千亩,府邸一座,绫罗绸缎,珠宝珍玩若干。新的陈国公府大明皇拨了地,让工部设计新盖。但是,林辰觉得他如今的功劳地位已经快到头了,又看儿子也出生了,推辞了大明皇的封赏,这次是态度坚决的一定要回林家村去。大明皇没办法,总不能真的因为这个给林辰降罪吧?再像姚子清要了几颗补身体的益元丹之后,便允许他们南下了。但却让林辰和韩明辉一起,带十万兵马,去支援一下白晨。然后,林辰想要留在林家村就留在林家村。韩明辉如今也娶妻了,娶得是前朝老皇帝后宫里一个宫女,虽然只是个宫女,但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出身,不论相貌,才华还是气质,都远不是平民百姓家的小家碧玉可以比拟的。韩明辉这次是去替换白晨,在帮助白晨打败大义王之后,便会留在东洲,任总督之职。林辰也被封了个副总督的官职。不过,这是个可有可无的职责,没有他这个副总督,对韩明辉没有任何影响。这一天,韩明辉带上家眷,统领十万大军先行出城了。林睿也让下人收拾马车行礼,一共收拾了十七两大车,大明皇赏赐的万两黄金已经被换成了金票,其他一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只要是值钱的东西,都带着。仆妇下人却只带了徐嫂子,菊花,马嫂子几个从东洲带来的老仆。刚刚出月子的姚子清和林辰各抱着一个孩子,一起走出了院子。林辰没有要陈国公的爵位与府邸,但这座府邸和林冽的一座府邸大明皇却没有收回。院子外,林冽已经带着两千兵马在等候着。林冽并没有辞去官职,这次去东洲之后,将会留在韩明辉的麾下任职。林冽虽然有战将天赋,但论统帅全局的能力,却远比不上韩明辉。林睿、林瑾和林煜也换回了细布衣衫,一身朴素的打扮,却难掩风姿的走了出来。姚子清正要上车,忽然看见前面走来一个唇红齿白,锦衣玉带的小男孩,正是林辰他们的八弟柳意。虽然这之前的十一年他们从没有见过面,但是看着柳意那和林辰、林睿他们相似的凤眼,就没有人能怀疑,他不是他们的亲弟弟。在长相上,柳意更像不是他与同父同母的林睿、林瑾和林煜,反而是与他同父异母的林辰。看见柳意,林辰等人都停了下来,姚子清也收回了上车的脚步。这个孩子,毕竟是林辰他们的血亲弟弟,也是父亲的儿子。这次离开,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由于那天林冽将定边候夫人拖出去的原因,柳意看向他们的眼神充满冷意与仇恨。那一天,他实力低微,眼看着母亲受辱,却不能相救,心里到现在都觉得很屈辱愤怒。看着柳意飞扬的眉峰,已经对他们毫不掩饰的恨意,林辰忽然觉得,只怕这个与父亲脸面都没见过的八地反而更像父亲。林辰虽然长相等各方面像父亲,在武力与聪明上,也完全继承,甚至超越了父亲的天赋。但由于是庶出的原因,性格深沉内敛,低调隐忍,谦厚宽容,远不如父亲年轻时张扬骄傲,嚣张狂傲,霸气外露。“母亲说你们不愿意见她,让我来送你们!”柳意今天没有对林辰他们行礼,和那天跟柳夫人来时的彬彬有礼,乖巧懂事的世家小公子形象判若俩人。小小年纪就凌厉而嚣张,宛如一个小霸王,又宛如一头野性难驯的小狼崽子。林辰忽然笑了,“你今天比那天顺眼多了!”这才更像是他的同父弟弟。那天的柳意肯定是在柳夫人跟前装乖巧。连这狡黠的小聪明,也很像父亲。父亲当初就很会在前朝老皇帝跟前装巧卖乖,才能成为那老皇帝第二宠爱的儿子。只是后来,他那一特质便让老皇帝觉得他心机深沉,狡猾奸诈,再加上他功高震主的威望,才让老皇帝认定他将来必然会威胁到太子,任由太子对付他。“你还是和那天一样让人讨厌!”柳意毫不掩饰他对林辰的敌意,无比嚣张的道。林冽听柳意说大哥讨厌,立刻不高兴了,瞪圆了眼睛道:“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你?你再说一遍?这是对长兄的态度吗?”对林冽,柳意的敌意更重,挑眉道:“你不要嚣张得意!我也就是年纪比你小,等我和你一样大时,一定打的你跪地求饶,再也狂不起来!我已经要父亲给我请先生学武功了!”林冽哈哈一笑,对于柳意对他本人的不敬,并不生气,反而很喜欢柳意这股狠劲,道:“好啊!我等着你打败我的那一天!如果你哪一天能打败我,我就像听大哥的话一样,听你的话!我还你哥哥!不过,今天你还是乖乖的先喊声哥哥,然后给大哥陪个不是吧!”柳意嫌弃鄙夷的看了林冽一眼,根本不屑于再搭理林冽了,这一表情,居然和柳夫人有九分相似。林睿、林瑾、林煜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就算这个柳意是他们同父同母的弟弟,他们也不愿意看到他如此瞧不起林冽。何况,他又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林冽?姚子清和林辰也都不高兴起来,小屁孩子也有很讨厌的存在!林辰他们本来想和柳意说些什么,但此时却发现他们和柳意无话可说,没有共同语言。林睿讥讽的笑道:“你还真是个命好的人,自己的父亲被人逼迫陷害,身败名裂,自己的哥哥们也跟着倒霉,忍饥挨饿,倍受欺辱,九死一生的才活下来。你却认夺父亲妻子仇人的淫棍做父,锦衣玉食,嚣张跋扈,过的好不惬意!”“哼!你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你们受了许多苦,我和母亲没有受苦,就成你们仇人了?还有,你说谁是淫棍?父亲一心一意对母亲,一生一世一双人,和母亲情投意合,恩爱忠诚,是天底下最专一的男人了!倒是你们父亲,妻妾成群,才是好色荒淫的淫棍吧?”林瑾忽然走向柳意,“你刚才说什么?”他的父亲,就算有再多的错误,也不容别人侮辱!何况柳意还是父亲的儿子!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对林瑾,柳意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是他同父同母的哥哥,看着如此愤怒的林瑾,想着他刚才的话确实有些过了,柳意其实稍弱,没有再和林瑾争锋。姚子清忽然道:“你这小孩子懂什么?你那后爹给战王殿下踢鞋都不配!你母亲也只是看战王倒霉了,才选择你后爹的!不然她宁可和一群女人分享战王殿下,也不会接受一心一意却没什么用处的废物后爹的!”柳意怒视姚子清,若不是知道他打不过林辰和林冽,他都想要杀了这个女人。“你也是个废物!若是离开你后爹的的养活,你就是个饿死的货!”姚子清又道。“你这个贱女人!你找死!你个狐媚子,勾引我哥哥们……。”柳意大怒,再也顾不上忌惮林辰他们了,他母亲背后骂姚子清的话便脱口而出。砰!林辰忽然一脚,直接将柳意踢飞,招呼林冽就走。柳意摔在了数米之外,趴在地上,觉得浑身都痛,眼冒金星,差点要失去意识,但眼中的愤怒与仇恨之色更甚。林睿和林瑾都对柳意没有一点同情,大哥教训弟弟不是应该的吗?这孩子也确实欠教训了。现在太宠着他,没准将来会落个和父亲一样的下场!且一个男孩子,居然张口就是女人骂仗那一套,实在是不像话。林煜更是眼带杀气的盯视了柳意一眼,就算柳意是他同父同母的妹妹,也比不上林辰、林冽和姚子清在他心里的位置。姚子清、林煜、林瑾、林睿上马车;林辰、林冽骑马起行想着南边的城门走去。林冽的队伍走出去老远,柳意才被几个小厮扶了起来,之前几个小厮扶他,都被他给赶开了。“你们都给小爷等着!”柳意冲着林辰他们远去的方向,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眼中全是桀骜,愤怒,仇恨与不服输。车厢里,林睿冲姚子清道:“这么大一个人了,和小孩子吵架,你羞不羞?”柳意,林睿始终毕竟是林睿同父同母的弟弟,哪怕表现恶劣了点,心里还是觉得很亲切的。姚子清笑了笑,“这不是听他那么维护那个姓柳的,反而诋毁战王殿下,心里不痛快吗?”林睿讥笑:“我看你是看那孩子脾气倔,故意气他吧?”“要说忍耐,或者不在乎,我确实可以做到。只是那孩子确实太傲气,太自以为是了一些,欠教训。同样是孩子,看看林文和林宝多乖多懂事啊?”林睿默然,林文和林宝从小吃苦,确实比那个柳意懂事多了。林瑾却对同父同母不怎么在乎,他讨厌太过嚣张骄傲的人,谁让他从小到大都不怎么嚣张不起来呢?他受不了任何人辱骂父亲,他讨厌那孩子对大哥的不敬与对林冽的不屑。林冽比那孩子好多了。他也讨厌那孩子像后院里的女人骂仗一样骂姚子清。“我也觉的他欠教训!”林瑾和不怎么说话的林煜都道。回去的路,他们走的很悠闲,一路上游山玩水,见识各地风情,一直走了三个多月。林冽因为没有辞去军中职务,和他们同行了两天,便提前离开了。林辰也在十来天后,被韩明辉一个飞鸽传书给叫走了。快六月的时候,他们终于翻过了大青山。再往前走了一个下午,便到了林家村外,远远的就看见大青山脚下的小青山那里,一座崭新的庄园修建成了。小青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里,亭台楼阁隐现。他们没去东洲城,直接就去了小青山。绣春一直住在东洲城,照顾林文和林宝读书。小青山建成以后,绣春派了东洲城里,原来姚家的一对四十来岁的小管事来照管。这对小管事是老夫人那时的老人,和绣春关系不错,也属于比较老实而又有原则,有主见的人。虽然不是特别精明,但管理一个庄子足够了。听说主子回来了,管事王岩和王岩媳妇连忙组织人,把姚子清一行迎进了庄子里。虽然翻山越岭,做了一整天的车,但除了林睿外,其余人都还有余力,一路上慢慢悠悠的先逛了一下庄子。庄子里,原来的二十亩地都已经种上了庄家,绿油油的一片,充满了生机,其余的一百多亩地,连同小青山背后的几十亩地都已经被房敬轩和管事王岩组织人给开出了了。等到秋天就能种东西了。这个庄园是姚子清亲自设计的,暗含阵法,用的是质朴悠然的田园风,一进庄子里,就觉得心情安宁怡然。王岩先令他们到主院内宅的上房里,王岩媳妇连忙招呼人伺候他们洗漱。洗完之后,晚饭便好了。王岩媳妇请示要不要摆饭,摆在哪里。吃完饭,天已经黑了,他们便在这里住了下来。不得不说,绣春找的这个王岩和王岩媳妇很会办事。虽然没有主子,却把庄子里里外外搭理的井井有条。主院内宅分明只有十几个女仆丫鬟之流,却像是主子一直在一样,住起来很方便。第二天吃过早餐,王岩媳妇来请示,要不要让所有的下人都来磕头认主子。林瑾对此没兴趣,便去庄子里转悠了,想看看这庄子有没有让他不满意的地方。姚子清、林睿、林煜在外院一个游廊里,见了一下小青山的所有下人们。随着孩子出了满月,姚子清便让菊花、马嫂子和徐嫂子帮忙照看孩子。菊花虽然只有二十岁,却很会看孩子。马嫂子也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徐嫂子则比较严肃认真,更适合管事。游廊里,王岩媳妇让人摆上了桌椅茶点,还让两个小丫鬟伺候着。林煜对于这些也不敢兴趣,便去一边和徐嫂子三人逗孩子玩。小青山共有三十九个仆人,二十三个男仆,十一个女仆,还有五个孩子。男仆里有六个原来是务过农的,管理庄子里的地,王岩的意思时,以后就让他们在这庄子里当佃户了。女仆里边有三个是那五个人的媳妇。另外,有六个半大的少年,可以当书童小厮之类的。女仆里有七个媳妇,负责内院的打扫洗衣等粗活,五个丫鬟。姚子清又给两孩子选了一个叫梅花的丫鬟,又挑了两个丫鬟也近身伺候,负责端茶递水,洒扫屋子之类的,起名春花和荷花。林睿也挑了一个两个机灵的小厮,还给林瑾挑了个两个书童。其余的人,也都安排了一下各自的活计,看王岩夫妇挺会做事的,便继续让他们两个管事。见完下人之后,他们便上了小青山。小青山上一共有五个院子,姚子清挑了一个院子,说是以后就住这里了。林瑾早就上了山,占了一个院子,说是要当书房。林煜便也占了一个院子,说是做他们练武功的地方。林睿见了,也选了一个院子,说是要做帐房。剩下一个院子,被林睿指定做库房。这样一来,林睿他们要么就去住山下主院,要么就只能和姚子清住一个院子里。好在那个院子够大,房间也很多。几个人一人选了一间,还给林辰和林冽也留了一间。林文和林宝回来了,就只能住书房了。林瑾在这方面,很提防的。虽然说林文和林宝还只是小孩子,但今年也十二岁了,还是要避嫌的好,别也惦记上姚子清就不好了。姚子清发现,对于房舍的安排,她几乎没有任何抉择权,林睿他们便抢着分配决定了。由于他们没回来,王岩两口子只给家里置办了一些基本的物件,房屋的具体布置,并没有自作主张。选定房屋之后,林睿他们便各自精力十足的喊来家里所有的下人,指挥着布置起了屋子。除了布置各自的屋子外,林瑾还抢了布置书房的活;林睿管了帐房的布置,甚至还时不时的连姚子清的房间也要指手画脚,安排一番;姚子清和林煜负责练功房的布置。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费事的,一天也没有做完。晚上的时候,他们刚下山,回到主院里,绣春和林文、林宝回来了。将近一年没见,绣春斌华不大;林文和林宝却长高了许多。由于吃得好,脸色也白皙圆润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微黑而瘦小,看着唇红齿白的,宛如两个小公子,不比柳意逊色多少。只不过林文长的更像林瑾,林宝则更像林睿,都不如柳意那么锋锐。“二哥,三哥,嫂子,五哥!”“二哥,你们可回来了!”林文和林宝都有些激动,也有些委屈,长了这么大,他们还是第一次被几个哥哥都给丢下,而且一丢就是这么长时间。林睿几个人也很高兴,都拿出这一路上给他们买的礼物。林文和林宝虽然比以前更沉稳懂事了,但毕竟才十二岁而已,看着这么多礼物,也就很快的忘记了委屈,只剩下高兴了。林瑾又询问了一下他们的学习情况,林煜便带着他们去看他们的小侄儿。姚子清看着林煜三人去了内屋,脸上也满是笑容,虽然她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子,但对于林文和林宝却不得不喜欢,离开这么久,还真挺想他们的。“阿文和小宝比那个柳意可爱多了!”姚子清不禁道。颇有种我们家孩子是最好的的心态。绣春这时才笑着搭话,“这两个孩子确实是顶好的孩子!将来一定有大出息!”看绣春气色很好,姚子清也觉得很高兴。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便也去看孩子。里屋,菊花和梅花早就被林煜三人挤到了一边,徐嫂子和马嫂子也躲在角落里。林煜和林文、林宝正围着两个孩子戳戳点点。两个孩子都四个月大了,都长了一双和林辰很相似的凤眼,皮肤白皙细嫩,身体很健康,已经会笑了。戳一下脸蛋就会咧嘴而笑。“嘿嘿,他们没有牙齿!”“才这么点大,哪能有牙齿?”“叫叔叔!”林文和林宝第一次逗这么小的孩子,总是说一些很白痴的话。对于他们当叔叔了,成长辈了,不再是家里最小的了,感到很骄傲。“他们还没有名字吗?”“我给他们起名字吧!”林煜也难得的和林文、林宝说得来,道:“不行!要等大哥回来了再给他们起名字。现在只有小名,就叫‘老大’‘老二’。”“噗!哈哈哈!”“哈哈哈,老大?老二?那不曾经是大哥和二哥的名字吗?”林瑾正好走了进来,道:“大哥和二哥如今叫‘大爷’‘二爷’了。不是‘老大’‘老二’。”林宝道:“那这么说,他们该叫‘大少爷’‘二少爷’才是。”林文道:“不对!‘大少爷’不好听。要叫大公子和二公子。”……林文和林宝在小青山住了两天,家里也热闹了两天,连书院都不想去了,最后被林睿和林瑾给赶走了。绣春却一直住了好几天才回去。姚旭恒也回东洲了,一个人住在庄园里。姚夫人和她的两个女儿,则跟着姚夫人的娘家,去了东北。姚紫也跟着姚夫人走了。可惜,姚夫人的父母亲都已经去世,哥哥嫂子当家,曾经在娘家唯我独尊的小公主反而成了蹭吃蹭喝的。娘家的嫂子对她们母女三人很不待见,对姚紫更是冷嘲热讽,各种嫌弃侮辱揭短。从小就被父母哥哥宠溺的姚夫人经常和嫂子、侄儿、侄女吵架,又有两个女儿一文一武的给她帮忙,在娘家玩起了宅斗,闹得无比热闹,比起当初的姚家不逞多让。姚紫实在是受不住了,也终于知道谁才是他的亲人了,如今也回了东洲,和姚旭恒一起生活。姚旭恒又找了绣春好几次,可绣春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愿跟他们回去。就算是亲儿子,姚紫的一系列作为,也早就彻底的伤透了绣春的心。八月的时候,韩明辉和林辰攻陷了池州,大义王投降。韩明辉接到圣旨,和白晨一起带着大义王班师回京了,留下了原本就是南方人的高武和高朗各领兵三万,一个继续守南疆,一个驻守东洲。林辰和林冽则去东洲城接了绣春,林文和林宝,回了小青山。一家人这才是真正的团聚了。林辰、姚子清、林煜、林瑾一起下厨,做了一桌家宴,就摆在小青山半山腰的凉亭里,一家人团团围坐。绣春和林辰一人抱一个孩子,尝试着给孩子喂起了粥。从这里往下看,整个小青山庄园和庄外平坦的良田,尽收眼底。虽然没有花团锦簇,但一片田园风光,景色宜人,令人觉得幸福安宁。------题外话------完结了,承认写的不好,但真的尽力了。真的很感谢亲们的支持!

长春哪家专治牛皮癣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天水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医药健康 医药品牌 品牌医药 优养在线 品牌精选 信息 淮安网 品牌医药 吃东西不好消化不良 脉动疲劳试验机 定做职业装 拉力试验机 液压万能试验机 东莞工作服 定做工作服 乙型网带 东莞订制工作服 扬州印刷 工业冷水机 试验机价格 钢铁硬度计 订做工装 定做工作服 定做西服 冲击试验机 央视广告收费标准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