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四四三章 黑曜石柱

2019-10-12 来源: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四四三章 黑曜石柱

熔岩当然不是什么制作食物的优质火源,高达上千度的温度让第一块牛肉刚送出去,就“嘭”的冒起一道火苗,奥莉赶快把巨剑收回来,可这块肉表面已经完全变成了黑乎乎的焦炭。

“这没法吃了吧

?”奥莉犹豫着,自己也不敢尝试。

“切开看看,说不定里面还有的救呢?”菲尔掏出小匕首,递了过去。

奥莉切开肉,摇了摇头。肉里面的确没有变成碳,可大概是因为烤的时间太短,一点也没有熟的意思,还是血淋淋的颜色。在生肉和焦炭之间,大概只有两三毫米厚的一圈,勉强能算是可以食用部分。

“靠近岩浆的地方太热,要不你把剑举高点试试?”卢卡建议。

奥莉在不同的高度尝试了好几次,浪费掉三四斤牛肉之后,终于烤出了一块半生不熟,看起来吃下去不会出人命的肉来。

“真不容易,”卢卡壮着胆吃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没调味啊?”

“箱子里只有肉,丹尼尔大概是忘了把盐装进来。”诺拉翻找了一遍说道。

“只好忍一忍了,反正就这几天。”卢卡只能妥协。

吃着半糊半生的烤肉,喝着淡而无味的清水,六个人在船上度过了无聊的一天。铁船完全由熔岩流控制方向,既不用划桨也不需要掌舵,大家打了一整天的牌,而且看这情况,大概第二天也是同样的活动内容。

其实,在火山内部的通道里,根本没办法分清楚白天黑夜,不过诺拉的胃比克里特的怀表还准,只要看她什么时候喊饿,就能知道到了什么时候。

到了第三天早晨,箱子里的食物和清水已经消耗了将近一半,熔岩流淌的通道终于出现了一些不同。

通道的高度在一个转弯之后忽然增加,两天以来只能坐着或者趴着的船员终于可以站起来活动一下腿脚了。很快,通道的宽度也开始加大,不到一个小时之后,铁船便身处一片由熔岩构成的湖泊里面。

周围一旦开阔起来,热度的影响就更加明显了。熔岩灼烤着周围的空气,让视野中的一切都扭曲起来,大部分人能够看清的,只有铁船周围不到五米的景物。

“小心,前面有东西。”克里特提醒道。

正前方忽然出现一根直径超过一米的岩石立柱,这根柱子的上方是纯黑的颜色,但越靠近熔岩,颜色就越浅,到与熔岩接触的地方,已经变成灰白色。铁船被熔岩流携裹着,直冲石柱而去,照这个方向,很快就要撞在上面。

西娅发出一声尖叫,卢卡却好像没事人一样,连法杖都没拿出来。

“放心,撞不上去的。”他淡定的说道。

果然,在距离石柱还有两米的距离时,铁船转了个弯,与石柱擦身而过。

“你怎么知道不会撞上?”西娅好奇的问道。

“熔岩和水不一样,粘稠度这么大的液体,接近这种固体的时候,肯定会减缓速度,这样一来,后方的熔岩流就会往旁边转向。”卢卡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西娅还是问着这一句。

“我不都说清楚了吗?”卢卡说道。

“她的意思是,你这么无知的船长,怎么会知道这种道理?”菲尔替西娅说道。

“你们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卢卡气呼呼的说着,却发现左右人都一起冲他摇头,只好摆了摆手说道,“好吧,我认输。是闭嘴告诉我的。”

“切,我就知道。”西娅说道。

卢卡也转过头去,不和他们争论自己的知识水准,而是站在船边仔细观察。石柱不止一根,在熔岩湖里整齐的排成两排。

过了一会,他忽然说道:“这些柱子,应该不是天然形成的吧?”

“当然不是了,谁见过这么圆的天然石柱啊?”闭嘴说道。

克里特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说道:“的确不是,而且,这些柱子的材质是黑曜石。”

“你是不是该重新配副眼镜了?这柱子一半是灰色的呀。”卢卡说道。

菲尔凑过来说道:“黑曜石里面含有很少量的水分,加热到一千度以上时,虽然不会像一般岩石一样融化成岩浆,但里面的水分丢失,会让它的颜色变白。”

“好吧,既然你也这么说。”卢卡点了点头,作为炼金大师的菲尔,对黑曜石这种并不罕见的材质当然有所了解。

现在,铁船在熔岩湖正中缓缓前行,巨大的黑曜石立柱如同尽职尽责的卫兵一般,默默伫立在两边。

“我觉得,我们应该已经到了山之灵的殿堂外围。”卢卡说着指了指石柱,“这个湖,应该就是殿堂最外侧的大厅,这些石柱,就是大厅里的柱子。”

“听起来有道理,”奥莉点了点头,“这么说,熔岩已经把山之灵的殿堂都吞没了?如果按照矮人说的,山之灵能够控制火山熔岩的话,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家也一起弄成这样?”

“我觉得这个‘山之灵’本身就很可疑。”菲尔说道,“那些矮人说不定是在山肚子里待得太久,产生了幻觉,自己骗自己,造出这么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来呢。”

“如果他不存在,那谁把祭品拿走的?”诺拉问道。

“不管是真是假,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卢卡说道。

克里特再次提醒:“前方十五米处可以登岸。”

“什么?登岸?这不是一座大厅吗?”奥莉睁大了眼睛往前看去。

铁船缓缓驶过最后两根石柱,前方很快出现了一座同样由黑曜石建成的楼梯。楼梯下方变得灰白的台阶已经被熔岩淹没,上方似乎通向这座殿堂的二层。

“快点快点,靠岸啊。”西娅焦急的促催着。

但是熔岩在距离台阶两三米的地方便改变了方向,铁船也跟着转了个弯,“不会撞上”这件事现在反而变成了麻烦。

卢卡施放出一个蛛术,试图用蛛丝充当缆绳,可是蛛丝刚一离开铁船的范围,便受到灼热岩浆的炙烤,瞬间变成灰烬。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如何乘车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来院路线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讲座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