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拣宝第569章玳皮天目盏

2020-01-20 来源:

拣宝 第569章 玳皮天目盏

在两人的打趣下,郝宝来生气了,闷声闷气道:“打眼上当受骗的情况,那是早些年的事情了,干嘛还揪住不放。我现在可是行家,有证件的专家……”

“那是本地收藏家协会考虑到你的贡献很大,所以才酌情颁发给你的吧。”高德全笑着说道:“换成是我,也会给你发一本荣誉证书。”

郝宝来顿时无语,因为他也知道高德全说的是事实。

“懒得和你说。”适时,郝宝来明智转移话题:“这次来参加苏家老爷子的寿辰,你准备了什么贺礼?”

“一幅清代名家寿联。”高德全笑道:“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似乎打算斗宝?”

“不是我想斗宝。”郝宝来皱眉道:“而是某些人觉得,今年是苏老爷子八十大寿,非常吉利的数字,所以不仅寿宴要办得隆重一些,贺礼也应该别出心裁,不能落了俗套。”

“得,有人打算拿苏老爷子的寿宴当成斗富的平台了。”高德全微笑道:“不过你也不是争强好胜的人,完全可以不理会,不参与嘛。”

“话是这样说没错。”郝宝来迟疑道:“可是你也清楚,我之所以有今天,多亏了当年苏老爷子的提携。他老人家肯定不会介意贺礼什么的,但是我也不能忘本呀。”

“尽管有些人目的不纯,但是他们倒也说得没错。老爷子八十大寿。在古代也能够称为瑞寿,十分吉祥喜庆。”郝宝来笑道:“所以我不在乎斗不斗富。就是想借这个机会,买件能够代表心意的东西送他老人家。”

“那你有什么想法?”高德全随口问道。

“没头绪。”郝宝来摇头,颇有几分苦恼:“想了好多东西,不过都觉得不合适。”

“比如说呢?”

高德全打听起来,旁边的王观也有几分好奇,注意聆听。

“比如说我打算弄一百零八颗大珍珠,然后摆成一个寿字。”

郝宝来比划道:“不过后来想到这是电视剧中和珅给太后祝寿的创意,我用了指不定会给人笑话成什么样。所以干脆放弃了。”

之后郝宝来又连续说了几件礼物,不过都因为种种原因,被他自己给否决了。

适时,王观和高德全相互看了眼,多少有些明白,郝宝来太重视这事,就显得有些患得患失。才会这样纠结。

“难呀。”与此同时,郝宝来叹气道:“贺寿的礼物就是那么几种,想要送出新意来,还真挺不容易的。”

“其实吧。”高德全想了想,劝告道:“我觉得是你多想了,无论是珍珠寿字。还是碧玉雕瑞桃都不错呀。随便哪个都行,已经足够出彩了。而且只要苏老爷子喜欢就行,你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嗯。”

王观赞同点头,微笑道:“明天就是寿宴了,玉雕寿桃肯定是来不及了。不过珍珠镶嵌成寿字都是比较简单。几个小时就能够完成。”

“王观,你不用为他担心。”高德全笑道:“我敢保证。他说的那些东西,恐怕早早就准备妥当了,现在只是下不了决心到底送哪个而已。”

“呵呵,还是老高了解我。”郝宝来笑道:“不过我总是觉得,我弄的这些东西珍贵是珍贵了,但是好像很俗气,不够高雅。”

“你不是弄了幅唐伯虎的寿星图么,还不够珍贵高雅呀。”高德全皱眉道:“最烦的就是你们这种大老板,什么事情都讲究尽善尽美。也不想想,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情况?能够两全其美就算不错了。”

“你说得对。”郝宝来笑道:“不过如果能够争取,肯定要争取一下嘛。最终的结局不是很重要,只要努力过了,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待。”

“随便你了。”高德全无所谓道:“反正你们这些大老板无论是斗富也好,炫耀也罢,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肯定不参合,也参合不起。”

“假话,一听就是虚伪的谎言。”

郝宝来摇头道:“别人就算了,你老高的家底我还不清楚呀。真心要送东西的话,随便在自家藏宝库里挑件东西过来,肯定能够抢尽大家风头。”

“呵呵,这话你跟谁说都行,就是不能在王观面前说。”高德全笑道:“在他面前提这个,我底气严重不足。”

“德叔,你这是寒碜我。”王观笑道:“你的藏品种类繁多,丰富齐全,其中不乏稀世罕见的重宝,怎么可能没有底气。”

“就是。”郝宝来赞同点头,又埋怨起来:“话说那个永乐甜白瓷杯,我已经央求你好几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答应匀给我呀?”

“等我什么时候咽了气,你找我儿子买去。”高德全态度十分决然。

郝宝来表情很失望,忍不住恨恨道:“不要以为我等不到,别看我比你大两岁,但是寿命我肯定比你长。”

“等你什么时候戒了酒色,再来我和说这句话。”高德全语气之中不无鄙视之意。

“瞎说,没有根据的事情你别乱说,小心你嫂子听见了,指不定又闹出什么风波来。”郝宝来瞪眼道,怎么看怎么心虚。

“不扯了。”

与此同时,郝宝来迅速转移话题:“老规矩?”

“嗯,老规矩!”高德全肯定点头。

“那行,现在走吧。”郝宝来站起来招呼。

王观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看见两人站了起来向外走去,自然连忙跟上。

不久之后,三人出了悦宝楼,在郝宝来的引领下,慢慢的来到了附近的一间茶楼。这时王观才算是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饭点时间到了。不去大酒店,反而来到这家小茶楼,就可以知道这里的食物滋味一定不错。

事实也是这样,进了茶楼包厢之后,郝宝来随意在菜单上指指点点。时间不大,蟹黄包、鸡肉生煎馒头、糟田螺、五香豆之类的风味小吃就端了上来。另外还有一大砂锅碗的鸡粥,热气腾腾的香气扑鼻,让人垂涎三尺。

说实在话,王观也弄不明白,怎么茶楼还有这么多的美味小吃。不过没有关系,正好肚子有些饿了,而且眼前又摆满了美食,也甭太多废话,直接动筷子就行。

解决了午餐,郝宝来挺着微有几分圆起的肚子,咬着牙签走到外面街上,根本没有丝毫大老板的派头。接下来,他好像也没有返回公司的打算,而是引着两人继续逛街。

走了片刻,王观就看到街道两边分布了好几家古玩店,随后郝宝来回头笑道:“吃饱了就应该走一走,看一看,说不定有什么收获。”

“我最喜欢中午逛古玩店了,因为这个时候客人最少,店主也有些心不在焉,所以低价买到好东西的几率要比其他时间段大很多。”

也不知道郝宝来这个结论有什么根据,不过听起来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同一时刻,他也装做很不在意的样子说道:“对了,前两天我可中了一件东西,看起来挺不错的,待会你帮我看看……”

“这个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高德全笑道:“难怪刚才抢着结账,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知道就好。”郝宝来笑呵呵道:“吃人嘴软,你好意思不帮忙呀。”

“别绕圈子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让你念念不忘的。”

高德全沉吟道:“而且看你的模样,似乎是打算买下来作为贺礼之用。不然刚才也不必和我们说那么多废话,现在更是直接把我们带来看东西。”

“不愧是知己呀,你猜对了。”郝宝来点头笑道:“那件东西很好,又寓意深长,最重要的是十分珍贵难得。可惜我捏拿不准其中的真假,所以才想请你帮忙鉴赏。”

说话之间,郝宝来引着两人走进了一家比较宽敞的古玩店中。一进门,郝宝来就高声呼叫起来:“老板在吧,我又来了。”

“在……”

此时,店主在里头走出来了,身材中等,一脸精明之相。看见郝宝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更像是鲜花一样怒放起来:“原来是郝老板,欢迎欢迎。”

“欢迎就好。”

客套两句,顺便介绍了下高德全和王观,郝宝来就开门见山道:“老板,我的来意想必你也清楚,所以也不必废话了。我也不瞒你,他们两位是我特意请来的行家,如果东西得到他们的认同,那我也不再纠结下去,直接拿下来。”

“郝老板真是爽快人。”

店主先是一怔,然后展颜笑道:“既然这样,三位随我来吧。”

说话之间,店主引着三人走进了里头了小房间,再给三人分别倒了杯茶之后就失陪走了出去,不久之后返回房间,手里却多了一个锦盒。

“东西在这,请两位行家鉴赏。”店主笑道,轻手把盒子搁在高德前的身前。显然在他的心里,直接把王观当成跟班的学徒了。

对此王观也见怪不怪,不等高德全开口,他就主动把盒子扯到自己身前,然后翻开盒子仔细打量起来。乍看之下,一抹漆黑中带着褪色的绚烂光泽就浮现了出来。色泽柔和明亮,充满了高贵典雅的气息。

“玳瑁!”王观下意识脱口而出,然后迅速摇头道:“不对,这应该是玳皮天目盏!”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朱思泉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怎么样
贵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宝鸡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榆林重点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