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游戏

高阳武功虽好却没做官的脑子他问我该怎么做

2020-01-20 来源:

剑为百刃之首,连文人骚客也喜佩戴,以示高雅。高阳的剑却很少示人,他的剑是杀人而不是为了漂亮。剑身盈尺,剑柄七寸,剑极短而威力无比,被列为江湖五绝剑之一。高阳二十多岁便成了震惊江湖的风云人物,剑伴天涯,出手无敌。

高阳自创的这套回风落日剑,几十年来除了死人,谁也没有见过,连刘溱也没有见过,尽管刘溱只要一开口,高阳会毫不犹豫地传给他。刘溱盼望的不是天下无敌的剑法,而是飞黄腾达。这也是高阳与刘溱分手的原因之一。

当日燕王朱棣罗天下高手时,高阳与刘溱双双成为燕王府护卫。靖难之役后,燕王称帝,大封功臣。高阳浪人之性,加上总对皇上敬而生畏,便不愿为官,只做了应天府的一个寻常捕头。那刑部主事温旭,原也是习武之人,因热衷于官场,燕王登基,温旭为寻靠山,得知高阳来历不凡,便将女儿如雅许配给他。

永乐四年,朱棣迁都北京。温旭升迁南京刑部正三品待郎,两个儿子也去北京做了武官,高阳和如雅生下一双龙凤胎,一时皆大欢喜。

时光匆匆而过,石头城又入深春,柳染烟涂,日丽风和,秦淮河畔夜夜笙歌,花楼粉女银声红妆。高阳不改江湖性格,平素喜欢以花船为舍。一日正与朋友共乐,温旭忽派人传他。高阳急急赶到岳父家。

那温旭显是才回家,头顶五梁冠,身着云鹤花锦的三品公服,未及更换。高阳到来,两名丫环待座奉茶。方坐下,温旭便一脸正色:“家花没有野花香罢?你身在官府,都年过四十,对自己的行为要多予检点。”高阳嘻笑道:“岳父,我也只是换个口味。整日里家常便饭吃过,不也想尝尝山珍么?谁能当真?”温旭冷哼一声:“如雅也可以换个口味么?你夜夜不归,她却空守青灯。”高阳颇不以为然:“男女有别,所谓道之不同。你总不能鼓励如雅给我戴顶绿帽子吧?”说毕朗声而笑。

这两翁婿,说话从来不拘礼仪。若是换了人家,这样的话定被人笑掉大牙。忽然,温旭挥手,命两个丫环下去,说道:“贤婿,锦衣卫指挥使刘溱下午亲来南京传旨……”高阳大喜,连忙打听刘溱到何处去了,为什么不见他一面。

温旭道:“刘大人先公后私,不像你这浪子,他传圣旨要点你去一趟京师。”

高阳一惊:“京师?北方苦寒之地,我今生只有发配充军才会去。若我愿去,早成了驸马。”温旭大笑:“做了驸马爷,还敢出入花街柳巷,早就被砍了脑袋。还是做我的女婿比较妥当,既能有家,还能隔三岔五换个口味,鱼与熊掌兼得。”高阳笑问:“岳父所见极是,不过,谁是熊掌?”

温旭大为不乐:“当然是如雅——我跟你说正事,你就最好正经一点。”高阳不再开口。温旭讲道“当日救出建文帝的三人中,宋平早死,半月前锦衣卫抓住了尹行铮,可是那帮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无论怎样刑讯逼供,尹行铮都不松口,锦衣卫的首领就差没有给姓尹的下跪了。后来尹行铮提出,要见识一下高阳的回风剑。如果高阳赢了他,他就说出建文帝在哪。”

高阳大奇:“我不认识尹行铮,他怎么会和我比剑?他当侍卫头时,我只不过是燕王府中的一个小角色。”温旭沉吟道:“我也不太明白。总之,皇上英明,吩咐什么为臣的便尽心尽力罢。”高阳沉默着。

温旭呷了一口茶,在嘴里半晌才吞了,道:“当年,正是因为得知建文帝还活着,皇上才迁都,北平是燕王故地,根深叶茂。你看哪个朝代设有两套职官?唯有当今天子也在南京设下一班。建文帝始终是今上一块心病,因此,皇上是一定得找出建文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以防复辟。以我估计,圣上想以尹行铮引出建文帝来。”

高阳武功虽好,却没做官的脑子,他问:“我该怎么做?”

温旭正色道:“我也不知,但须见机行事。要知道,邓砚才是真正可怕之人,功夫之高,罕有人比。如果她得知尹行铮被逮,就算锦衣卫把尹行铮藏在十八层地狱下,她都有本事救出来。”温旭做官的窍门就是要了解一切,所以他知道得比较多。高阳喏喏答应。

临别时,温旭将盘缠公文等物交给高阳,极为关心地道:“贤婿,万望小心,别让如雅守寡。”高阳笑道:“如果当真我死了,叫如雅改嫁罢了。”当然他这只是说笑,这个世上,还没有令高阳感到恐惧的事。

刘溱早已在高阳家中相候,两人已经数年未见,一时分外亲热,相拥在一起。当日,刘溱与高阳是秤不离跎的知交,燕王许多大事都是他们俩共同办理的。刘溱武功与高阳在伯仲间,但他向来敬佩高阳,因此总尊高阳为大哥,当下他问道:“大哥,我们又要并肩迎敌了。现在动身怎样?”

高阳一笑:“我要和你嫂子亲热一下,你在前厅等我。”刘溱迟疑着“ 大哥,圣上的事岂能耽搁?”高阳毅声道:“我出门在外,不知何时能还,老婆在家没人雨露滋润,也是头等的大事。”刘溱吓得连连说:“大哥这话只能当着兄弟的面说。”高阳当胸拍了他一掌:“你做的官儿大了,胆子却越来越小。”

未及一刻工夫,刘溱见高阳出来,讨好地说:“大哥真是雷厉风行,办事神速。”刘溱的口气使高阳略感诧异,但毕竟还是有些得意:“这种事又不是造屋修楼,能费得了多少时日?老哥哥不但剑快,枪也快。”刘溱默然,心中却说:你倒快了,可嫂子未必痛快。当高阳提出要大喝一场再上路时,刘溱再也不敢松口,说道只要到了京师,喝酒玩粉头,一应包在他身上便是。

星夜飞驰,两人快马北行不几日便到了京师,北京的风掀起千丈尘沙,蔽天迷眼。刘溱既不让高阳歇息,也不兑现许诺,直接便要他去见尹行铮,安慰道:“这事越快结束越好,只要尹行铮一吐实话,兄弟就给你找上八个京城一流的女人,以大哥的绝世神功,将她们摆平。”

那诏狱牢房在西直门内,戒备十分森严。许多燕王旧部老人见到高阳来到,都很亲热。刘溱却不过大家情面,只得叫人拿酒。大家你敬我往,不几杯,高阳便醉了。有人笑道:“高大哥酒量不行嘛。”高阳突然一省,他的酒量向来很好,怎地今日一喝便醉。寻思间,刘溱一声大喝:“将尹行铮拿下了!”突然几件兵刃向高阳逼来。

悚然大惊之中,高阳毕竟不俗,应变如神,左臂微动,挥拳拍出,击向刘溱。刘溱急以双拳相迎,砰地一声,两人都感到对方掌力雄浑。高阳被药迷住,身体酸软,无法运力,两眼一阵迷糊,只听刘溱嘿嘿冷笑:“尹行铮,你的剑老了。”他举指在高阳百汇穴上一戳,高阳便不省人事了。

二、

阳光刺眼,高阳睁开眼又赶紧闭上。他努力回想,却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刘溱带他来是见尹行铮的,这事连岳父都知道。难道他们敢拿圣上的事来开玩笑?虽说锦衣卫势力熏天,却还不敢假传圣旨。

高阳探手入怀,发现短剑仍在身边,他百思不解,既然刘溱想害他,怎么会把短剑留在他身边?他再次睁眼,看出这是客栈。他高声一叫,立即就奔进来一名店小二。高阳手臂一伸,五指探出,一把扣住他锁骨,厉声问道:“谁把我送进来的?”

客人发怒是经常的事,店小二倒不紧张,从容道:“客官息怒,前日里一位蒙面大侠将你送来,说你是钦犯……”他见高阳脸色阴沉,忙道,“这是那大侠讲的。我看你身材伟岸浓眉大眼,怎么也不像钦犯。”

高阳沉声问道:“我既是钦犯,你怎敢收留我?”店小二道:“那位大侠说,如果有人贪图赏金出卖你老人家,客栈上下别想留一个活口。因此,尽管有五百两纹银的悬赏,我家老板说什么也不敢去报官的。”

高阳失声笑了:“他妈的,我能是什么钦犯?”他放下小二,支开窗子从缝隙中看去,客栈竟临闹市,街面熙熙攘攘,却又盘守着一队兵士。不料,下面有人叫出声来:“尹行铮就在客栈里。兄弟们拿人呐!”

刹时,呼声锣声脚步声响成一片,涌出大批兵士,两头路口马蹄杂沓,还冲进马队来。此处不知埋伏了多少人马。高阳还没反应过来,那店小二直跺脚:“客官,你快跑。”高阳喝道:“什么?他们捉拿尹行铮,我跑什么?”

店小二急道:“你老人家不是就是尹行铮么?”高阳正在迷糊之中,啪地一耳光打在店小二脸上,怒道:“你爷爷名叫高阳。”店小二捂着脸:“你是高阳说与他们听便是,怎么打小人?城里四处都有文告,刻有你相貌,上面明明写着你便是尹行铮啊。”

高阳心思不密,未加细想,一掌将窗棂震碎,向下面大声喝道:“叫锦衣卫指挥使刘溱来见我,我乃应天府捕头高阳。”刘溱找他来是和尹行铮比剑的,可是到头来,他怎么成了尹行铮?话音未落客房里已经拥入几名兵士,向他扑来。高阳回身腿飞掌起,将那几人击出窗外,只听惨叫传出,叭叭叭几声,那几名兵士已摔在街面。

这时,从西头闪出三条身影来,一人布衣另两人乃是僧道装束,身法快捷无比,转眼便到了客栈下。高阳识得这三人,那窄面青衫老者,名叫俞龙灿,擅使单钩,指力造诣不凡,人称一指神;那和尚法号宣庆,提着一柄粗大褝杖;那青须道人原是武当弟子,后来因犯门规,被逐出道观,便自号无弃。这三人武功都在一流之境,共同创下名头,合称西北三友,十年前投效燕王府,如今却看不出做了什么官。此刻,俞龙灿高声喝道:“反贼,你好有本事,竟从天牢之中逃走,还敢停留京城。如今皇上下旨,已令五城兵马司严加城禁,快快束手就擒,违者格杀勿论。”

高阳寻思道:尹行铮定是真的逃掉了,大概因我与他相貌相象,刘溱便千里迢迢找到我。此人不顾往日情分,设下这个圈套,让朋友来替他顶罪,置我于死地,这便是官场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的招式。怪不得这次重逢,刘溱一反常态,大拍马屁,我却丝毫不加提防。想到这里,高阳愤愤不已。

他回头一看,店小二还立在那里,双目一瞪,问:“你怎么不逃?”店小二摇摇头道:“客官,那位大侠放言,如果你被官兵抓了,这客栈里的人都不能活。我只有陪着你了。”高阳大笑道:“好汉子,季布一诺千斤重,没想到这市井间还有这等汉子。那位大侠叫什么名字?”店小二道:“那位大侠没报姓名,只说与你有过命的交情。”

高阳结交的朋友甚多,一时也不及去想是谁,他探出头向楼下吼道:“下面人等听着,老子曾是燕王府护卫指挥使,皇上自有分辨。现下,你们带我入宫见皇上。”

西北三友大笑起来。无弃道人以手指高阳,怪声叫道:“你这反贼,竟做春梦,莫非还想谋刺皇上?”高阳怒道:“贼道,当日你三人投入王府,拍尽我马屁,现在竟敢以这种口气与我说话?”无弃哈哈大笑:“尹行铮,你我素不相识,谈什么拍你马屁?”

高阳心头一震,他们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尹行铮,看来,由他们领着去见皇上是不可能的了,那下面黑压压的遍地兵士,如同天罗地一般,无论如何也难以逃脱。

高阳心想,只能拼死一搏,冲出重围,冒死也得去见一见皇上。当即豪情顿起,长啸一声,冷笑道:“要拿我,只怕你们还不行。”

无弃道人缓缓一捋长须:“尹行铮,你的剑法倒是不错,可是好汉难敌人多。今天你想逃走,只怕是万万不能了。”此人年逾花甲,可是身手毫不滞慢,话音未落,只见人已经飘于半空,还未接近窗口,从空中就飞拍一掌,看似悠闲,掌风却已激起窗纸沙沙作响。

高阳双足一点,纵身跃出,就在半途之上,两人四掌相交,在半空对了数招。高阳并不恋战,忽地折身一转,向后翻去,伸足在一匹马头上轻点一下,直扑俞龙灿,伸掌向他头顶拍去:“你他妈的大胆妄为,竟敢自称一指神,老子今天叫你变成一指鬼。”

俞龙灿侧身避过他的一击,旁边那宣庆和尚提杖扫向高阳后脑。高阳情急之中,回手抓杖。宣庆一招未老,斜收掸杖,僧袍之下,一腿踢出。高阳闪身一退,俞龙灿却沉声叫道:“倒下罢!”他一指弹出,指风凌厉,直袭高阳后背肺俞穴。高阳大叫一声:“好狗贼,功夫这般了得。”

他身经百战,处惊不乱,就在俞龙灿一指袭到时,他右肩斜坠,腰身一沉,突然,左臂暴长,竟是后背生了眼一般,三根手指一屈一扣一缠,啪地一响,已将俞龙灿一根手指生生折断。俞龙灿怒叫一声,右手血淋淋的,左掌猛地拍出。就在这时,无弃道人、宣庆和尚的掌力双双攻到。三股巨力气势磅礴,便是铜墙铁壁也可在一瞬间灰飞烟灭。高阳万没想到,这三个老家伙,功夫竟比昔日高出许多。

京城之中,高阳本不敢擅杀,但此刻情势危急,他探手入怀,便要拔剑。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条身影从天而降,高阳认出来人,并不抵挡,任他抓住后背衣领,提将起来,飞身回到客房。高阳在这一刻之中心已雪亮,因为救他的人正是店小二。他凛声命道:“带我去见刘溱!”

店小二不再言语,带了高阳就闪出去,楼道大堂布满兵士,高阳和店小二一路拳打脚踢。那些兵士们见此骁勇,纷纷退出客栈。店小二拉着高阳径直奔向后院马房。他钻入马厩,运力朝一堵墙上推去。轧轧几响,墙壁两开,竟露出一个洞口。

高阳沿一道石梯走下。见里面灯火通明,怒道:“刘溱,你搞什么花样?”一个长身背立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地室里,摆有美酒和菜肴。那人转过身来,举杯笑道:“大哥,能在西北三友手中逃出来的,普天之下,恐怕仅你一人。”

共 980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传奇小说,作者集武侠、传奇、友情以及爱情于一体,给我们讲述了一个起伏跌宕、一波三折的故事,并能将故事置身于特定的历史环境中,非常不错。另外,对人物形象的把握也非常好,高阳的洒脱无羁,与岳丈温旭之间的对话看似没大没小,实则也是一种家人之间的毫无芥蒂,而且,在当时以男人为尊的社会环境中,也是情有可原。但如雅在高阳心中的位置却是无可取代的。除了这些,作者也通过封建王朝中伴君如伴虎这个定律,诠释了他们之间感人肺腑的友情。最后的结局,因为刘溱的逝去,高阳也不再用剑。当短剑被弹出,破空嘶鸣,悲声彻骨之时,不由让人想起了伯牙绝弦的千古绝唱。绝命一剑,高阳此生的最后一剑,是在刘溱参与下一同使出的,也是因为友情高于一切,也但愿高阳能如其所愿,带着这份沉甸甸的友情,带着朋友的嘱托,一路珍重。小说语言凝练,一波三折,引人入胜。非常不错,倾情推荐。——: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2:1 :24 问好泽民,感谢你为短篇栏目带来的精彩,也欢迎你来到江山,和我们一起编织文学的梦想。

回复2楼文友: 14:41: 谢谢哪里天涯老师支持和推荐,再次感谢

楼文友: 08:18:01 相识江山,是缘分,是文字,是源于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您的文字,是我们在此收获的最真实的幸福。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恭喜作品加精!

我们将收藏您的美文,收藏一份喜悦,收藏这份美丽的遇见!

期待您的新作,祝文安笔祺!人生祥和!

4楼文友: 11:00:46 谦谦一君子,文弱一书生。胸有搏天智,笔下生妙华。泽民,看好你!泽民,加油!

5楼文友: -02 15: 7: 2 从这里,我又一次看到了中华传统文化文明文学的辉煌及希望! 副高职称,著述多部。

回复5楼文友: -02 15:50: 2 很感谢老师的支持!

防城港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北海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南京有癫痫病医院吗
河源治疗阳痿医院
友情链接